咸宁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煤炭企业酝酿新一轮涨价五大电力集团联名上

发布时间:2019-11-30 13:29:51 编辑:笔名

煤炭企业酝酿新一轮涨价 五大电力集团联名上书

国务院批示平抑煤电矛盾 报告直指郑州煤电集团抬高价格;与电力企业分拆相反,煤炭企业正由分散走向联合;在电价形成机制仍未能市场化的形势下,煤与电之间的矛盾死结,仍在煤炭市场供需的高位平衡点上。 2004年7月22日,全国日用电量、发电量达65.62亿千瓦时,这已是今年全国日用电量、发电量第三次刷新历史最高纪录。 “电荒”正绷紧着中国经济最敏感的神经。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点,7月14日,由中能电力工业燃料公司(下称“中能公司”)并五大发电集团拟定的一份报告,已经上呈国务院。 这份报告惊动了胡锦涛总书记。7月15日,胡锦涛专门打给铁道部长刘志军,询问有关情况,并从全国经济运行大局高度出发,指示铁道部在雨季来临前,抢运电煤,搞好抗洪抢险,确保运输安全工作。 《财经时报》了解,温家宝总理对该报告做出重要批示。 “总理批示的核心内容是,稳定电煤价格,不要出现失控。”中能公司总经理工作部知情人士对《财经时报》透露。 分析人士指出,此报告出炉的直接原因,是煤炭企业可能酝酿新一轮涨价。报告 若不是与攀谈,负责销售的刘先生完全不知道他就职的离郑州新密20多公里的超化煤矿,正处于煤电之争的漩涡中心。超化煤矿是郑州煤电集团所辖产量最大的矿点,年出煤超过200万吨。 进入今年用电高峰以来,河南省煤电价格节节攀升,目前价格已经到达300元/吨左右,远远高于产煤大省山西210元/吨。 中能公司掌握提交国务院报告的一位人士对《财经时报》透露,这份报告共6页,集中汇报了当前电煤供求、库存现状等问题,报告中直接点名反映郑州煤电集团抬高电煤价格的问题。 据了解,此份报告中,恳请国务院进行协调,增加电煤库存。报告由相关电力企业上报国家发改委,发改委感觉事情重大,遂上呈国务院。 温家宝总理就该报告专门做出批示。 7月16日,铁道部召开紧急会议,落实胡总书记指示精神,随即展开了一场迅猛的电煤抢运。 按照计划,从7月19日至8月7日,将集中20天突击抢运电煤,确保煤炭日均装车从43000车提高到50000车以上,其中电煤日均增加5000车,增运电煤600万吨。这个运量,将令国家6大电和地方主要电厂的煤炭库存有较大增长,平均库存有望达到15天。目前的库存天数大约是8.7天。 负责这份报告起草的中能公司是国家电力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财经时报》获知,该公司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体制改革,未来目标将由五大发电集团联合控股。目前,它受五大发电集团的委托,负责全国电力系统近30个省级电力燃料公司及380个火电厂的电煤供应工作,具有3亿吨煤炭的组织协调能力。因此,由它来草拟报告,应是最合适不过。 矛盾 6月7日,国务院发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电力迎峰度夏工作的通知》,这一在业内被称为“国务院47号文”从文件中明确,电价调整后,电煤价格将不分重点合同内外,均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 为了解决电投资还本付息、电煤涨价、新投产发电机组定价等因素对电价的影响,国家发改委将全国销售电价水平每千瓦时平均提高2.2分钱。同月,国内主要煤炭企业在秦皇岛开会,商议在全国范围内提高电煤价格。 “已经有许多煤炭企业来函,要求涨价。”国电公司人士说。 留给煤炭企业提价的空间,是今年年初的全国煤炭订货会上发电企业计划内电煤合同普遍交易不足。 当时的订货会上,国家发改委协调供需双方,首次出台了煤电价格联动政策,允许发电用煤价格每吨上涨不超过12元,同时允许发电厂上电价每千瓦时上涨7厘,销售电价每千瓦时上涨8厘。而中原腹地的河南省,交通四通八达,煤运到那里都很方便。这种便利,让河南省在煤炭价格上掌握了更多的主动权。 在会上,河南方面要求电煤价格每吨上涨50元。发改委经多次协调,供需双方达成每吨上涨20元的价格,并签署协议。 在福州召开的这次电煤订货会共完成重点合同订货4.8亿吨,其中电力、冶金、出口等重点行业订货分别完成2.51亿吨、0.55亿吨和0.77亿吨。但是,很多企业在订货交易会上只是签订了供应协议,并没有最终敲定价格。 2004年全国电煤需求量在8亿吨以上,重点计划内电煤合同只签订了2.51亿吨,尚不足实际需求的1/3,隐患就此埋下。 事后,在价格进一步商议中,河南省要求上调30~50元/吨,升幅为全国最高。 了解到,河南省内其他大煤矿,如平顶山煤矿价格为310元/吨,鹤岗煤矿价格大致在300元/吨。河南全省价格由省政府协调指导。 重点合同的“暴涨煤价”,使让河南成为此次报告里被指责的对象。谈判 “这个报告的后面,反映的是电力企业希望与煤炭企业进行全国范围内谈判的迫切心情。”分析人士说。 在全国性“电荒”的大背景下,为了协调电力企业煤炭供应的问题,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每周都要召开例会,听取国电公司等五大发电集团的工作情况。 “煤炭主产区正在结成联盟。尽管有这样的例会,对于协调煤炭供应也是力不从心。”国电公司人士对《财经时报》说。 与电力企业分拆相反,煤炭企业正由分散走向联合。国电公司人士向《财经时报》介绍,在山西,按煤种和区域分别成立了焦煤集团、无烟煤集团、新的大同煤矿集团和山西煤炭销售集团等。宁夏也效法山西,成立宁夏煤业集团公司。云南省内10家煤矿则成立了东源煤业集团公司。此次提价幅度最高的河南,也正在加速省内煤炭企业整合力度。 中能公司总经理解居臣介绍,煤炭行业将组建不少于十家的大型煤炭企业集团,以实施规模化生产,集团化经营。加之产煤省地方政府干预煤炭市场的力度加大,使煤炭行业的联合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密。 国电公司人士对《财经时报》说:“现在煤炭企业和电力的协调已经不是某一个省的事情,单独与一省谈判没有意义。目前是发改委经济运行局进行协调,我们希望由更高级别的官员来协调,在全国范围内,和全国煤炭企业来一次谈判。” 该人士强调,未来3~5年内,在电价市场放开仍然看不到前景的情况下,煤炭供需的尖锐矛盾可能年年发生。在这种背景下,国家要有一个清晰的协调思路。比如核定煤炭企业合理利润回报,在相应利润率的点上定一个指导价,煤炭在此价格上可以一定幅度上下浮动。 煤炭运销协会人士则针锋相对。“我们执行国务院47号文件精神,是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 国务院47号文件中关于煤炭价格最关键的表述是:电价调整后,电煤价格不分重点合同内外,均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改革 7月12日,在全国煤炭经济运行座谈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欧新黔发出警告:不要曲解国务院47号文件精神。他明确指出:不能采用价格暴涨的方式,不能用一次性提价解决煤炭行业长期困难的历史问题。 目前,抢运电煤的铁路会战,只是在现行煤价的基础上,将35%的火车车皮兑现率提高一点。而在电价未能形成市场化定价的形势下,煤与电之间的死结,仍是在煤炭市场供需的高位平衡点上。在电力、煤炭企业被改造成为有效的市场主体之前,政府仍不能把电价浮动完全交给市场决定。 分析人士认为,电价改革的基本思路,是在进一步改革电力体制的基础上,将电价划分为上电价、输电价格、配电价格和终端售电价。其中,发电、售电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输电、配电价格由政府制定;同时,辅之以规范、透明的电价管理制度,最终实行以市场为主导的定价模式。 欧新黔指出,当务之急是尽快签订电力和煤炭企业之间的中长期煤炭购销合同,这是双方建立稳定的战略伙伴关系的体现。 从近期形势判断,煤炭企业将不会大幅涨价,但电与煤的矛盾依旧会在渐进的电价改革中,给处在利益重新分配的双方带来持续的“阵痛期”。()

回转窑设备
西宁物联网
期货